克济摄影工作室年度明信片《一只叫做娜塔莎的喵》已经发布,点购买。欢迎扫码关注微信公号。
2015
01.10

红楼怪谈

2010年,一次聚会饮酒深夜归来,趁着酒劲和夜色我对萧沃讲了一个即兴自编的关于红楼的鬼故事,一度将萧沃吓得不轻。若干个月后,我突然想把这个颇为成功的故事记下来,可是居然忘了……于是,自己就凭着记忆仔细回想,只记下了这个乱七八糟草草收尾的小故事。当初那个颇为成功的鬼故事,已经想不起来了……四年后我在电脑的杂物文件夹里发现了这个尘封已久的word文档,于是将它发出来,以追记在北理工的那些日子。如今红楼早已不在,红楼在北理工也只是一个传说了,如今的师弟师妹们还有多少人知道“红楼闹鬼”的逸闻吗?

首先……我要告诉你,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在北京,有一所大学,叫做北京理工大学。

这所大学里,有着很多神奇的传说……每一位新生,都会听到学长们灌输的各种版本的传说。

还记得我刚刚踏进这所学校的时候,就听到过许多许多的传闻,凌晨一点,中心教学楼十四层的哭声……红楼里永远也无法消散的冤魂……还有,就是中心花园柿子树下那若隐若现的上吊女子……

今天,我要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

那是,我大一上学期的冬天……那是一个寒风凛冽的冬天,我每天晚上都会一个人去上自习。作为一所理工科大学,自习室却十分缺乏,信息楼、三号楼、图书馆,考试周到来的日子里,到处都是人满为患,于是,我只好选择比较偏僻的红楼去自习。

红楼,位于图书馆和研究生楼之间,是一座20世纪50年代的传统风格的三层小楼,冬天的北风吹得人脸生疼,我围着毛线围巾,艰难地推开了红楼的门,门口的保安穿着棉大衣,戴着栽绒棉帽,坐在一楼大厅的值班台前,双手插着袖子,帽子压得低低的,看不见他的眼睛。

我没有在意这个保安的存在,而是径直走进了红楼。楼里的电灯很暗,估计是已经很多年没有修理了。宣传栏上贴着继续教育学院的工作动态——这红楼其实也是继续教育学院的工作楼。我随便找了一间空教室,推开门,打开灯,找了中间靠后的一个位置就坐了下来。

那时候我还是大一,我只是翻开了微积分,开始为泰勒公式和罗比达法则而头疼。

七点半,下课铃响了,我抬起了头,发现正前方隔着两排位置的地方多了一个女生。由于我在她背后,看不见她长什么样子。那个女生留着披肩长发,应该是离子烫拉直过的,黑色的衣服,埋头在学习。我对于屋里出现了一个自习者感到很开心,而且,看上去,是个长得不错的女生。

我拿起水杯,走出去打算打一杯热水。路过她旁边的时候看了她一眼,她穿的是一件黑色的长袖T恤连衣裙,不是比较流行的款式,头发上还别着一个大发卡。她也在看微积分。她不经意间抬了一下头,眼神与我交汇。哦,这还真的是一个美女,只是,眼神里充满着几分忧愁。她又低下头去,继续学习。

打完水,路过红楼的前厅大门,看见保安还保持着那个姿势,揣着袖子,压低帽子,他应该已经睡了很久了,也真不容易。我回到屋里,继续坐下看微积分。

时钟逐渐指向了9点半,是下课的时间了。铃声响起了,我不由自主地抬头看了一眼前面,那女生不见了,好像从来没有来过一样,但是桌面上的书还在,也许出去打水了吧,也许上厕所去了。我站起来,到她的桌前,翻开她的书,是一本很老的微积分教材,和我用的教材是一个出版社出版的,但是却是1999年第一版的老书了。看了一眼她的名字,叫刘丹,一个很常见的女生的名字。没有写班号和学号,不知道是什么专业的。不过,她学的是微积分,而不是数学分析,应该是和我们一样的非信息类工科专业。

旁边还有她的笔记本,我打算翻看一下。

“你在干什么?”突然旁边响起了一个女声。

我吓了一跳,猛地抬起头,发现她站在旁边,用一种哀怨的眼神看着我。

“对……对不起。”我只是慌忙离开她的座位,感觉很尴尬。

“好好看书吧,否则,会挂科的。”那个叫刘丹的女生轻轻对我说了一句话,然后坐下看书了。我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来,她没有因为我随便翻看她的东西而怪我什么。我连忙回去继续看书。

时钟走到了十点半,我抬起头,发现刘丹不见了。应该是走了吧。我起身收拾东西,慢慢的往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那个保安抬起了头,冲我笑了笑。那个保安看起来有四十多岁的样子,我也向他点点头,毕竟四十多岁的人,还要在这里执勤工作,是很不容易的。

回到宿舍,我高兴地告诉宿舍的弟兄们,我今天自习碰到了一个长发美女,也是要考微积分,估计是一起上大课的。大家表示第二天要在各个微积分大教室里仔细搜寻这个叫刘丹的美女。北理工的女生数量是不多的,这个名字可以很快被人肉出来。

第二天晚上,我再次来到红楼自习。保安还是保持着那个睡觉的姿势在门口坐着。今天看上去比昨天更冷,我来到教室,挑了一个靠近暖气的位置,很温暖。

突然手机响了,是宿舍弟兄的短信。

“阿涛,我们去问了小飞,他上陈一宏的课,说他们专业没有叫刘丹的,也没看见这么一个长发美女,明天他和你换换,你去上陈一宏的,他来替你上课。要是点名的话你俩互相替对方答到,你观察一下。”

时间是七点,我开始慢慢看书。七点半,铃声响起,我抬起头,刘丹没有出现。不禁有些失落。继续自己看书。今天由于刘丹没有出现,心里有一些惆怅。

8点半,又一个下课铃响了。我抬起头,刘丹还是没有出现。我有些郁闷,起身去上厕所。

厕所的地上有很多水,我走出男厕所,来到洗手池,想洗一下脸,于是打开灯。昏黄的灯光下,我打开了水龙头,没有水。妈的,该死的物业,也不知道修一下,我心里骂道。换了一个水龙头,断断续续滴下几滴水,很细的水流出来了。算了,我勉强把手洗了,然后转身。

地上好多水,我看了一眼,不对……

这水……是红色的……

红色的水……

我的头皮一下子紧了起来,仔细看那红色的水,是从哪里流出来的,一看,是从女厕所流出来的。

我想起了恐怖电影里说的,你一个人在厕所里的时候,不要随便看镜子……

我看了一眼镜子……

一切正常。

镜子里一切正常。于是我连忙跑出来,跑到门口的保安哪里……

“师……师傅……厕所里……有血……血……”我有些紧张,说话语无伦次。

保安把手从袖子里伸出来,然后抬起了帽檐。他看了我一眼,我一下子叫了出来。

居然是刘丹,她那俊美的面庞就在顶灰色的保安帽子下面,长长的头发披在身后,她的嘴唇发白,没有任何血色。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向后退了两步。

刘丹没有说话,她站了起来。她的身高不低,这身保安大衣穿在她身上有一种特别的味道。刘丹径直向厕所走去。

我看着刘丹消失在楼道的拐角处,有些小心地跟在她后面……过了一会儿,刘丹回来了,还穿着那身保安服。

“大惊小怪……只是红墨水。”刘丹说,“里面不知道谁打翻了一瓶红墨水,估计是哪个老师吧。”

“你……你怎么……穿成这样……”我见她说话了,心里有点安定了,但是,还是莫名其妙。

刘丹居然向我笑了一下,说:“这红楼的保安,是我爸爸啊,今天晚上我替他在这里呆会儿啊。”

居然是这样……

 

2011年3月30日回忆记录

已有 12 个回复

添加回复
  1. 是个故事吗?

    • 是啊,本故事纯属虚构

  2. 还以为是惊悚的鬼故事,结果自己先设想得太惊悚了。不过故事的铺垫似乎有些不妥,少了经过观察到底有没有这个人那一部分。

    • 当时口述的很惊悚,事后回忆不起来了。。。

  3. 同样以为很惊悚,最后……还有吗?

    • 没了。。。脑细胞断了

  4. 看到标签是鬼故事,直接跳过了,晚上10点多看这个害怕,即便是白天10点多看也害怕。。呵呵

    • 很不吓人很没意思的鬼故事

  5. 博主文笔很不错啊,那么长的一篇,吸引到我看完了

  6. 这背景色看得我眼睛疼

  7. 博主文采不错哈,不过黑白配确实两下狗眼哈

  8. 好像每个学校都有个传说中的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