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济摄影工作室年度明信片《一只叫做娜塔莎的喵》已经发布,点购买。欢迎扫码关注微信公号。
2016
03.09

本文以《新531湘潭舰的前世今生》发表于2016年3月4日《中国国防报·军事特刊》,中国军网转发,发表时有删节。

新531湘潭舰的入列仪式

据中国海军网消息,2月24日上午,一艘新型导弹护卫舰的入列命名授旗仪式在舟山军港举行。这艘新入列的导弹护卫舰舷号为531,舰名为湘潭舰。舷号为531的湘潭舰是我国自主研发的054A型导弹护卫舰的第22艘,自2006年该型舰首舰下水以来,已经走过了十个春秋,以“下饺子”的速度,成为了中国海军新一代主力作战舰型。

继续阅读全文 >>

2016
03.05

惊蛰不见虫

今天,惊蛰。又到了要拍摄节气图的日子,可是各种寻觅,院子里也找不到一只虫子……

寻寻觅觅半天,见天上掠过一鸟,归巢,遂迅速拍摄之,就当是今日之摄吧。

最近事情甚多,决意在春分之前,写完号角那边的催稿。

2016
02.19

今日雨水

今天,雨水。不过我回家过十五了,娜塔莎不在身边,所以没法拍娜塔莎的雨水照片了。

哎,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与娜塔莎一起过的日子越来越少了呢。

2016
02.13

昨天用微信公号发红包,令我很不爽。

今年1月我开了个微信公众号,二维码在右边栏,发点小原创的东西啥的。粉丝数量不多,大部分粉丝都是好友,也有一些陌生人,但是能猜出来源。过年这几天,有朋友跟我说,你公众号发点福利啊!

我想了想,那就是要红包咯。红包么,微信号没法直接发,那就用支付宝口令吧!

于是我从正月初三开始,每天晚上推送一条图文,把支付宝红包口令发出去。当然我是个穷鬼,就发10块钱10个包吧,图个乐么。

第一天,也就是正月初三,发出去,居然只有7个人抢,其中有一个人我不认识,其他几个,虽然有不是好友的,但是我看出来是某几个哥们的媳妇。

第二天,正月初四,我只发了五个包,很快抢走了,也是只有一个人不认识。晚上和一个朋友聊天,这位朋友说你这里有红包啊,那我要帮你宣传一下。然后这位朋友就把我微信公号的二维码发到朋友圈里了。这位朋友是我的校友,然后很快多了三四个粉丝,也是校友。

第三天,正月初五,也就是昨天。发了包,42秒抢完。我一看,吓了一跳。

继续阅读全文 >>

2016
02.09

人所周知,郑伯克段于鄢,骄纵之,忍隐不发,待其轻慢,众人皆怒,一举下之。此之谓,郑寤生假痴不癫,成就一番佳话。

然而如今某地之乱,不知有无郑寤生之棋局?

叹之,叹之。

继续阅读全文 >>

2016
02.06

 

本文作于2016年2月2日。发表于2016年2月5日《中国国防报·军事特刊》,2016年2月5日军报记者微信推送,2016年2月6日军报记者微博转发。发表时有删节改动。转载请注明出处。

军人在作战时随身穿着或佩戴,用于携带武器、弹药及其他必需品的专用装具就是单兵携行具。如果要想打扮成一名战场上的士兵,仅仅穿上军装拿起武器是不够的,那只不过是“徒有其表”,只有穿戴上了专门的单兵携行具,才能算得上是真正像一名士兵。战场上,一名士兵携带的武器弹药和其他必需品数量种类较多,要达到方便随时取用、便于携带、不影响正常的战术动作的总要求,就需要可靠好用的专门单兵携行具。看上去这个要求很简单,其实想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自从战争产生以来,直到20世纪起,才诞生了真正意义上的单兵携行具。

单件分挂——早期单兵携行具

其实自古以来,本没有专门的单兵携行具这一概念。自从进入热兵器时代以来,士兵在战场最早携带装具的方式就是单件分挂式。单件分挂,就是单具单用,多具披挂。对于一名步兵来说,既然要携带步枪,那就要携带配套的弹夹,就需要弹夹袋;需要投掷手榴弹,就要携带手榴弹袋;需要用望远镜观察,那就要携带望远镜盒;需要喝水,那就需要水壶;需要野营住宿,那就需要携带被褥帐篷……每一样东西都是单独的,需要一件一件挂在身上。这就是最典型的传统单件分挂式携行。一般来说,单兵携行的物品可以分为战斗装备和生活保障装备两大类。通俗一点,就是身上挂的枪支弹药和背上背的被褥卧具。例如二战时期的苏联红军士兵步枪手,携带步枪外,身上就是斜跨子弹带、水壶和硕大的干粮袋或储物袋,军官则是外腰带、手枪及弹匣和地图文件包。如果要考虑露营的问题,那么每个人背上就会背上打成背包的被褥。

抗战时期中国军队装具,左为步枪手,中为军官,右为毛瑟手枪队员。

继续阅读全文 >>

2016
02.04

今日立春,春节马上到了。

每年春节前总结一下自己似乎成了惯例。今年的春节前,我依然一个人孑然在外漂泊。习惯了漂泊,习惯了一个人,虽然如今身边有了一只名叫娜塔莎的喵,但是我仍然是一个人。

继续阅读全文 >>

2016
01.06

这个问题看似很简单啊,我想读过点历史的人都知道。无奈,昨晚看了个截图,我被雷倒了。

《芈月传》这个片我是没看的,虽然很火,但是据说剧情也不咋地。昨儿晚上,微博上的“@朱棣微博”发了一组截图,是这个片子里著名的“朕有喜了”剧情的截图,吐槽的是秦国大臣们为宣太后怀了野种而找理由的一段戏,尤其是孙俪的那个极度喜感的表情。

其实我觉得这里倒没啥可吐槽的。历史上,宣太后的记载不多,和义渠君乱搞男女关系的事情,具体是真的像后来秦始皇老娘帝太后一样乱搞,还是为了灭掉义渠而耍的阴谋,也不得而知。反正合理想象,孙俪这种浮夸的表情也还不错,起码比一味拍莲花圣母要好得多。虽然后面那群大臣乐滋滋地给宣太后的老王找正当性的这段戏十分想吐槽,但毕竟先秦时期女人贞操观念与后世大不相同,不用刻意计较。

这段戏值得吐槽的是下面这些台词。这个人是谁我也不知道,因为没看戏。

我擦不能忍啊!秦虽然与商有同族之血脉,但秦的图腾是不是与商人一样都是玄鸟尚有争议,但你说完图腾,来一句“天命玄鸟,降而生商”是啥意思?好吧,那你既然想说明传说中就有无数老王案例,举了周人和秦人始祖的例子……但是你把祖先要认对了啊!

继续阅读全文 >>

2016
01.02

2015年7月,收养了一只三花小母猫。当时她才2个月大。自此,这只小猫,就成了我2015年最主要的精神寄托。

因为没有条件,只能把她养在户外。给她起了个俄语名字,叫纳塔莉娅·伊万诺维娜·瓦西里耶娃,昵称是娜塔莎。之所以叫这个,首先我自己的俄语名字是伊万·瓦西里耶夫,所以要跟我的姓,把我的名变成父称;叫娜塔莎,当然是像克里米亚美女检察长殿下致敬了。

继续阅读全文 >>

2015
12.31

2015年,购书、获赠书、得书共73本,比去年的55本相比,多了很多。个人入书历史上,2005年最多,也是73本,今年平了记录。当然,入了的书,不一定看了,看了的书,不一定是今年入的。简要回顾一下。

继续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