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济摄影工作室年度明信片《一只叫做娜塔莎的喵》已经发布,点购买。欢迎扫码关注微信公号。
2009
10.29

1950年的东北亚地区是不平静的,自从日本投降后积累下来的火药桶终于在1950年6月25日被点燃,朝鲜半岛这南北三千里的狭长地域内成为了世界的焦点,也成为了东西两大阵营对抗的前沿。而中国则在1950年的10月25日正式卷入这场至今仍然没有签订和平协议的局部战争。这场战争,带给中国的,有威望和和平,也有无奈的苦涩。但是,正是由于这场战争,才使得诞生不足一年的新中国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到了今天。

战争背景

一般人们都称呼这场战争为“朝鲜战争”,中国的官方文献对此场战争则有着严格的名称定义。从南北双方开战开始,朝鲜战争就已经爆发。而直到中国人民志愿军参战,中国所说的“抗美援朝战争”才正式开始。可见,抗美援朝战争只不过是朝鲜战争中的一部分,尽管这个部分是绝大部分。

朝鲜,这个二战中日本的殖民地,在二战结束日本投降即将迎来自己民族的独立解放的时候,遭遇了人为导致的民族分裂。随着美军一个下级军官在地图上随便画出的三八线,苏美双方分别接受朝鲜半岛日军的投降,随后在苏美双方各自的支持下,朝鲜半岛北部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和南部的大韩民国两个对立的政权分别成立。

在南北朝鲜对立的情况下,两个政权都想要统一整个朝鲜半岛。南北朝鲜正式开战之前,两个朝鲜都在政治上进行互相的攻讦。直到1950年6月25日,朝鲜人民军第七警备旅向韩军第十七团发起进攻,朝鲜战争正式爆发。不论是朝鲜宣称的韩军先挑衅进攻,人民军自卫反击并全面进攻韩国,或者是韩国宣称的朝鲜率先挑起战争,都已不重要。金日成和李承晚都宣称过要武力统一朝鲜半岛。

朝鲜战争爆发前,朝鲜人民军在苏联武器装备的支持下,战斗力和军事实力均超过韩军。所以,在战争爆发后,朝鲜人民军势如破竹,韩军全面溃败。6月28日人民军占领汉城。

朝鲜半岛问题从二战结束后就一直处于美国操控的联合国的监管之下。面对美国利益的损失,害怕共产主义势力在东亚像东欧一样发生“多米诺骨牌效应”,美国决定让联合国作出决议干涉朝鲜战争。7月7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84号决议,决定派遣由美国为首,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荷兰、法国、土耳其、泰国、菲律宾、希腊、比利时、哥伦比亚、埃塞俄比亚、南非和卢森堡组成“联合国军”,支援韩国,此外,丹麦、意大利、挪威、瑞典和印度派出了医疗支援人员,日本秘密派出了扫雷部队。到7月31日,朝鲜人民军势如破竹的攻势将联合国军压缩在半岛东南部的釜山环形防御区内,此后一直到9月,朝鲜人民军的脚步停止了前进。这时,中国毛泽东主席向朝鲜提出了注意仁川一带防御的建议,但是没有得到金日成的重视。

1950年9月15日,美军第十军团在朝鲜半岛西海岸,靠近三八线的仁川港发动突然登陆,切断朝鲜半岛,迅速占领仁川港及周边岛屿。朝鲜人民军后路被断。9月22日起,釜山的联合国军开始反击,9月28日,仁川登陆的美军和反击的联合国军重新占领汉城。有了美军的支持,韩军和联合国军迅速北进,朝鲜人民军一路溃败。10月7日,美军越过三八线,将战线推进到鸭绿江。朝鲜面临亡国。

中国的反应则是显而易见的。7月当美军介入朝鲜战争的时候,中国政府就警告美国,一旦越过三八线,中国将不会坐视不管。7月7日,部署在河南的38军、39军、40军和黑龙江的42军开始向中朝边境集结,组成东北边防军,积极备战,一旦朝鲜军队战败,东北边防军则伺机而动。10月8日,鉴于美军第七舰队入侵台湾海峡以及东北部分城市遭到美军的轰炸,美国对中国的安全威胁极大,故中国政府决定派遣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中国人民志愿军参加的战争部分,即为抗美援朝战争。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作战目的,是在把美军赶回三八线的基础上,尽可能地将美军往南赶。在中国决定出兵的同时,苏联秘密派遣空军和防空部队进入朝鲜和中国东北,协防空中安全。

战争经过

1. 志愿军入朝和第一次战役

1950年10月19日,原东北边防军五个军中的四个军改称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8军、第39军、第40军和第42军率先从辑安(今集安)、安东(丹东)、长甸河等地渡过鸭绿江,成为第一批入朝作战的志愿军部队。

由彭德怀担任司令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进入朝鲜后,一直隐匿自己的行踪,美军和联合国军一直不知道中国人介入了朝鲜战争。远东美军总司令兼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认为中国人不会参战,美军、韩军对中国军队参战的没有任何思想准备。

10月25日凌晨,在温井地区的韩军第6师的一个加强步兵营向北进犯。当该部进至两水洞地区时,遭遇了在此地区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第40军第118师。118师在发现韩军动向后,立即发起突然攻击,经一小时激战,全歼该部并乘胜攻占温井,揭开了第一次战役的序幕。后来,这一天定为抗美援朝战争纪念日。

就在118师打响抗美援朝第一枪的同时,华北军区第66军改为志愿军,进入朝鲜,沿西海岸部署。第二天,东北边防军的最后一个军第50军也开入朝鲜。第66军、第50军进入朝鲜后即参加了第一次战役。

韩军在温井受挫后,并没有意识到中国军队已经大规模进入朝鲜,根据获得的番号“志愿军”,麦克阿瑟以及韩军都认为中国军队仅仅是小部分自发的志愿者而已。10月26日,韩军继续冒进。在志愿军司令部的命令下,入朝的38、39、40、42、50、66六个军全面在东西两线战场上对冒进的敌军进行阻击、伏击和反击。此时,在北部的敌军除了韩军外,还有美军24师和英军27旅,另,美军骑兵第一师也在向北前进。

在东部,42军主力在黄草岭设下阻击阵地,阻击韩军首都师、第三师。东线战场呈现在黄草岭地区的胶着状态,牵制着东线的敌军。而与此同时,西线志愿军则在向南运动中寻机歼敌。11月2日,39军攻克云山,歼灭美骑兵第一师一个团的大部分。40军攻击宁边受阻,38军前出至院里地区。此时,美韩军感到压力增大,开始全面南撤。志愿军全面开始反击,于11月4日将美韩军赶到清川江以南。由于敌军已经和志愿军主力脱离,歼敌机会消失,同时经过激战,志愿军各军需要补给弹药,于是11月5日,志愿军结束了第一次战役。第一次战役结束后,志愿军主力撤回北部山区,迷惑美韩军。

2. 第二次战役,万岁军扬名

经过第一次战役,志愿军已经稳定了溃败的朝鲜战局,但是美韩军被假象所迷惑,甚至认为所谓“少量的”志愿军向北撤退是完成了保卫中朝边界的任务,不会再继续介入战争。按照麦克阿瑟“感恩节前结束战争”的计划,美韩军计划发起全面占领朝鲜的攻势,同时决定轰炸鸭绿江上的所有桥梁和渡口,阻止中国增兵。而志愿军则在朝鲜人民军配合下,开始计划第二次战役,彭德怀认为美军会发起大规模攻势妄图占领整个朝鲜,于是设下了诱敌深入的作战方案。

美军第八军团于11月6日起开始由西线向北试探性攻击,而美第十军则在东线经长津湖北进。志愿军为了诱敌深入,主动将战线后撤,美韩军见志愿军后撤,则全面北进。而与此同时,中国国内的第三野战军第九兵团下属第20军、第27军和第26军,在兵团司令员宋时轮的带领下,于11月7日、11月12日和11月19日改为志愿军进入朝鲜。此时,朝鲜的天气已经进入冬天,气温极低,对双方的作战都造成了很大影响。

11月24日,联合国军全面发动圣诞节攻势,而志愿军继续撤退。11月25日,全部进攻的联合国军全被诱至志愿军预定地区。志愿军的反击即将开始。11月25日黄昏,西线志愿军率先发起反击,第38、第42军从侧翼攻击韩军第2军团,第40军向新兴洞、苏民洞地区美军第2步兵师进攻,第50、第66、第39军,分别在定州、泰川、云山地区从正面攻击美国第1军所属第24步兵师、英军第27步兵旅和韩军第1师。

在西线美军北进后,西线美军和东线美军之间留下一个数十里宽的缺口,而西线和志愿军侧翼接触的是韩军第二军团。志愿军38、42军迂回包抄,将韩军第二军团分割包围并歼灭,并于11月26日攻占德川、宁远。至此,西线联合国军战线被打开一个缺口。志愿军司令部命令38、42军迅速通过缺口,向敌后穿插。38军向三所里实施内线穿插,包抄美军第八军团后方,42军则执行外层穿插。

三所里,这个朝鲜西部的一个小山村,注定将在中国军队的战史上留下它的名字。这个小山村南临大同江,北靠群山,只有一条南北公路从北通向平壤,是联合国军北进和南逃的必经之路。38军接到穿插三所里的命令后,命令113师率先出发。在穿插过程中,113师多次与美军相遇。由于志愿军军服没有任何符号标志,志愿军毫不进行躲藏,大大方方地向南“溃逃”。美军则通知三所里的韩军,说“有一股撤退中的大韩民国国军”正在向三所里撤退,要他们准备好饭菜进行招待。而志愿军战士见美军把他们当成了韩军并毫不阻挡,更是大大方方地向三所里穿插。113师的先头部队到达三所里时,该地韩军还正在做饭。经过短暂的战斗解决了这些韩军,113师部队立即在三所里摆开阻击阵地。刚刚准备好,美军的撤退部队就扯了下来。到11月30日,志愿军穿插部队截断了美军退路,至此,美军第9军的第2、第25步兵师、土耳其旅和美军第1骑兵师,韩军第1师各一部陷入包围之中。

美军为了撤往南方,出动大量飞机和坦克对志愿军阻击阵地发起突击,而志愿军则牢牢地在各阵地上承受着美军的狂轰滥炸。在阻击中,三十八军打了许多艰苦的阻击战,比如在著名的松骨峰阻击战就是在此阶段出现的。到11月30日深夜到12月1日凌晨,志愿军向被包围的联合国军发起总攻。美军第2、第25师主力大部被歼灭,韩军第一师和土耳其旅也大部被歼灭。美第九军突围无望,抛弃大量辎重装备,阻塞志愿军追击道路,向安州方向撤退。而联合国军其他部队也有部分未被歼灭的部队撤出包围圈。12月5日,志愿军收复平壤。由于三十八军在战役中出色的表现,彭德怀司令员在通电嘉奖令中写道:“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三十八军万岁!”此后,三十八军以“万岁军”的名号名扬天下。

在东线,北进的联合国军也没有遇到志愿军的抵抗,而负责东线的正是刚刚进入朝鲜的第九兵团。第九兵团是原本准备解放台湾的部队,每个军都是四四制或五五制的营编制,但是从南方紧急入朝的第九兵团缺少冬衣,在朝鲜的冬天忍受着严寒作战,11月25日第九兵团15万人避开美军的侦查,潜入长津湖地区设伏。11月27日,长津湖一带大规模降雪,在美军尚未发现志愿军集结的时机下,九兵团于当日黄昏突然发起反击。

在长津湖以东的新兴里,27军以4个团的兵力向美军第七师31团(也称第31团级战斗队)发起进攻。 当志愿军发起进攻时,这支因干涉苏俄革命而被授予“北极熊团”称号的部队大部分士兵正在睡觉。在深夜的战斗中,志愿军迅速打掉了美31团的团部。到12月2日,第三十一团被全歼(也有说有200人逃脱),团旗被志愿军所获。这是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唯一全建制歼灭的美军团级部队。

在遭到志愿军的反击后,东线联合国军遭到包围,开始向南后撤。11月底,被包围的英国皇家海军第四十一团向第九兵团投降。在美军的撤退中,美国海军、空军对阻击的志愿军进行集中攻击。12月3日,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主力丢弃重装备撤往下碣隅里,12日,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撤回五老里。其间,志愿军层层阻截,步步紧追,冒着严寒和空中的轰炸对其进行拼死阻击,但未能将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全歼。美军利用装备优势突破志愿军的包围向咸兴、兴南撤去。随着朝鲜人民军收复元山,和中朝军队收复三八线以北大部地区,东线在兴南地区联合国军陆上退路已断,向兴南港集中准备从海上撤退。12月17日,志愿军占领咸兴。联合国军在海军支持下从兴南港全部南撤。12月24日,志愿军收复兴南港。

至此,第二次战役结束,志愿军将联合国军赶回三八线以南。部分朝鲜人民军部队也越过三八线。

3. 第三次战役,重占汉城

经过两次战役,志愿军彻底扭转了朝鲜战局,准备发起第三次战役,继续前进。1950年12月31日,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发起第三次战役。此次战役时间十分短暂,是挟第二次战役胜利之势对美韩军进行的一次大举反击。志愿军第38、第39、第40、第50军并加强炮兵6个团组成志愿军右纵队,由志愿军副司令员韩先楚指挥,配合朝鲜人民军第一军团进攻;志愿军第42、第66军并加强炮兵1个团组成志愿军左纵队,配合朝鲜人民军第二、第五军团进攻。

在200公里宽的战线上,中朝军队发起了全面进攻并迅速突破三八线的美韩军防御阵地,迅速向南深入。至1月2日,志愿军突破敌防御纵深20多公里,敌军防御部署被完全打乱,全面后撤。1月3日,西线志愿军第39、50军等部和朝鲜人民军第一军团向汉城、仁川一带进逼。第50军在高阳地区全歼英军第二十九旅步兵一个营和坦克一个中队。1月4日,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占领汉城。随后,中朝军队渡过汉江,继续追击。东线志愿军1月4日占领洪川,1月6日进占砥平里,1月8日攻占骊州、利川。人民军第二、第五军团占领横城、原州。1月8日,中朝军队进逼到三十七度线。

经过战役,虽然歼灭大量敌军,但是对联合国军的歼灭没有出现成建制包围和成建制歼灭,重兵团没有集中出现,联合国军是有计划撤退。为了防止被联合国军诱入纵深地带而重蹈仁川登陆的覆辙,同时战线过长,补给出现困难,彭德怀命令1月8日结束战役。经过第三次战役,战线推进到三七线。

4.第四次战役,志愿军后撤

第三次战役虽然歼灭两万多敌军,但并不是一场大量歼灭敌有生力量的战役,只是一次追击并占领大量领土的战役。联合国军经过修养,于1月25日开始向北反击,第四次战役爆发。

志愿军由于后勤的落后,战士携带的干粮足够支撑一个星期左右,一个星期后攻势自然停止。这一现象被美第八军团司令李奇微命名为“礼拜攻势”。而经过一、二、三次战役连续作战的志愿军也由于疲劳进入休整,等待补给。而美军针对志愿军的穿插包围作战战术做出调整,改为稳扎稳打,逐地争夺的战术,不给志愿军以穿插分割包围的机会。面对美军凌厉的攻势,中朝军队进入全面防御作战。

战役开始后,东西两线志愿军均在各自阵地上对美军进行阻击。西线志愿军在汉江南岸背水作战,坚持到2月7日。由于汉江开始解冻,南岸作战空间狭小,西线志愿军主力撤到汉江北岸进行防御。2月10日,联合国军占领仁川。与此同时,东线志愿军则继续诱敌深入。至2月9日,韩军和美军一部已进到砥平里、横城、下珍富里、江陵一线,其中,南朝鲜军第8、第5、第3师前进至横城以北约10公里,态势突出,翼侧暴露。2月11日,志愿军发起横城反击战,韩军第8师被包围歼灭,其师部逃脱。美韩军除在砥平里的部队外,攻势受挫南撤,志愿军在东线小规模取得优势。随后,2月13日,东线志愿军向砥平里被包围的联合国军发起进攻,但由于对其兵力和工事估计不足,仓促投入战斗,弹药也不足,当夜未能解决战斗。14日,联合国军被压缩在不足2平方公里的狭小地区,仍未能歼灭。15日,联合国军援兵赶到,志愿军被迫撤围,放弃砥平里。此战过后,志愿军与人民军无力继续坚守,开始逐步北撤退。在东线部队反击的同时,志愿军38军始终坚持在汉江南岸吸引联合国军。砥平里战斗后,38军北渡汉江,向北撤退。

在战役第一阶段,志愿军战果不大,战线后撤,补给困难,所以志愿军开始全面后撤,转入运动战。2月19日起,东线联合国军率先开始反击,但进展缓慢。3月6日,东西战线推平。3月14日,志愿军主动放弃汉城向北转移。在防御作战中,第26军在议政府铁原地区防御战斗中抗击美军第1军主力进攻,坚持38天,毙伤俘敌1万5千余人。美军在汶山里地区伞降了约4000人和少量坦克、火炮,企图切断正在向北转移的人民军一部的退路,没有成功。

2月底,第一野战军第19兵团改为志愿军入朝作战,下辖63、64、65军。3月,第二野战军第三兵团改为志愿军入朝,下辖12、15、60军。4月,第四野战军第47军改为志愿军入朝。4月初,第3、19兵团和第二次战役后进入休整的第9兵团开赴前线增援,50军、66军则回国休整。联合国军发觉志愿军3个兵团的援兵后,停止进攻。战线被维持在三八线南北附近。4月21日战役结束。历时八十七天的第四次战役,联合国军在把战线推回三八线的同时,自己每天也伤亡近千人。联合国军损失7.8万人,志愿军伤亡4.2万人。

5.第五次战役

第四次战役结束后,第3、9、19兵团补充到前线,加上前线的39、40军,共有11个军在前线。而38、42军则调至后方,与47军一道休整并抢修后方机场。志愿军计划在第五次战役期间挽回第四次战役的损失。

4月22日,第五次战役发起。东线志愿军迅速穿插入敌战线,但缺乏后续力量,没有取得较大战果。英军29旅遭到围歼,部分逃脱。在临津江南岸,64军和65军的两个师前进受阻,三天之内遭到联合国军空中火力的突击,伤亡重大,未能完成迂回任务。在志愿军的攻势下,美军损失惨重,韩军第二军团溃败,美军竟因韩军作战不力损失重大而命令该军团就地解散。经过一个星期的攻势,美军撤回到汉城一线。志愿军如李奇微所计算的,一周后攻势减弱,被迫北撤。与此同时,联合国军则发动反击。志愿军和联合国军战线胶着,逐渐向北。

在联合国军的攻势下,志愿军在后撤中保持休整和补充。到5月16日,志愿军变更部署,在东线发动第二次反击作战。17日歼灭东线大量韩军,韩军溃散逃入深山。由于缺少弹药,志愿军就地休整并对韩军进行清剿,没有继续向纵深深入。而美军则趁势稳固了防线。21日,志愿军弹药粮食不足,停止攻势,向北转移。

志愿军开始北撤后,联合国军则抓住机会,十三个师全面发起反击。第3兵团60军180师拟于5月23日北移春川、加平线以北地区组织防御,后情况变化受命仍在春川、加平线北汉江以南地区,担负掩护伤员转运任务。5月24日,美军24师进占春川,180师三面被围,被截断在三八线以南。25日,180师陷入联合国军的四面包围之中。这是抗美援朝战争爆发以来志愿军第一支被联合国军包围的部队。180师,被包围后,以劣势装备奋力突围。坚持到27日,60军其余部队接应未果,180师师长郑其贵下令分散突围,导致建制混乱,战斗力大减。最终180师在三八线以南被歼灭,损失7000余人,虽然包括师长郑其贵在内的4000人在日后陆续北归,但是已经不能挽回失败的后果。180师是志愿军唯一一支被敌军包围而大部被歼灭的部队,是解放军历史上最为惨痛的记忆。

6月10日,联合国军停止进攻。第五次战役结束。战线最终被稳定在三八线一带。双方进入对峙阶段。

6.打打停停的停战谈判

1951年6月,第50军重新入朝,同时,华北军区第20兵团改为志愿军,由兵团司令员杨成武率领下属67、68军入朝。由于朝鲜战场双方进入对峙阶段,7月10日起,双方同意开始停战谈判。联合国军方面计划在元山港一只丹麦伤兵船上进行谈判,但在中朝方面的要求下,最终停战谈判在三八线附近的开城举行。第一次谈判中,中朝要求恢复三八线为分界线遭到美韩方面拒绝,故第一次谈判破裂。

此时的朝鲜战场进入了打打停停的停战谈判阶段。双方为了在谈判桌上获得更多的筹码,均要在战场上给对方以教训。联合国军率先发难,1951年8月18日起,联合国军发动1951年夏秋季攻势,一直到10月22日结束。经过两个月激战,联合国军仅仅平均前进了两公里。在地面部队发起攻势的同时,联合国军针对志愿军后勤线,发起了长达十个月的空中“绞杀战”。年轻的志愿军空军则在秘密入朝的苏联空军的指导下开始了反“绞杀战”。在空战中,志愿军空军和穿着志愿军军服的苏联空军在朝鲜北部上空建立起了世界闻名的“米格走廊”,美国空军在这里没有占到便宜。以至于美国人惊呼:“中国几乎在一夜之间成为空军强国。”例如,二战期间的美国王牌飞行员戴维斯就被年轻的志愿军空军飞行员张积慧击落。虽然志愿军空军取得了北部的优势,但是美国空军依旧占据南部的制空权。志愿军的后勤线依然受到威胁。但是经过志愿军空军和地面防空部队的努力,美军妄图通过空中优势切断中国军队后勤补给线的企图一直没有实现。

1951年10月25日,朝鲜停战谈判恢复,地点从开城改到了著名的板门店。10月30日起,志愿军发起局部反击,占领了280平方公里土地,将战线部分南推,并且巩固了开城一带的防御。同时,由于美军占据鸭绿江口的大、小和岛,11月5日,志愿军第50军发起登陆战役,在志愿军空军轰炸机部队的配合下,一举夺回大、小和岛并全歼岛上守军,消除了在大后方的威胁。这也是我军第一次联合渡海登陆作战,早于一江山岛战役4年。

11月下旬,志愿军的局部反击结束。双方继续谈判,确定了以实际控制线为军事分界线的原则。由于双方的条件过于悬殊,停战谈判整整进行了两年。两年内,朝鲜半岛构筑了世界上最大的防御体系。200万军队在这里驻扎。美军利用装备构筑了立体的纵深防御体系,而志愿军则建立起了庞大的地下坑道体系。在这样的环境下,双方战线已经很难在改变了。

进入1952年,美军由于无法取得突破,居然发动细菌战。美军不但在朝鲜战场散布细菌,而且在中国沿海地区也散布细菌,造成中朝军民很大的伤亡。志愿军防化兵部队开始了一年的反细菌战作战,开展各种防疫措施,有效控制了疫情。同时,在国际上,中朝方面揭露美军使用细菌武器的行径,在道义上获得了胜利。

7.上甘岭战役和金城战役

1952年10月,联合国军发起“金化攻势”。10月14日,美军开始对上甘岭(即597.9高地)志愿军发起进攻,上甘岭表面阵地全部被摧毁,志愿军伤亡500余人。坚守上甘岭的志愿军第15军在15日因弹药不足撤出上甘岭,同时于当日晚立即夺回上甘岭。此后,志愿军与敌军对上甘岭进行了反复的争夺。18日晚,135团2营通讯员黄继光在爆破美军火力点的战斗中,在多次负伤,爆破器材用尽的情况下,以身体挡住了美军的射击孔,英勇牺牲,为后续部队前进赢得了时间。20日,美军占领上甘岭所有地面阵地,志愿军转入地下坑道与美军继续作战。10月25日,志愿军第12、15军派出5个师增援上甘岭,击退美军,收复高地。经过反复争夺,11月5日志愿军全部收回上甘岭高地,11月25日完全收回537.7高地。到11月26日,美军停止对上甘岭的攻击,整个战役结束。这次战役创造了现代作战史上坚守防御的典范,成为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最经典的战役。

1953年夏季,志愿军和人民军发起夏季反击作战。由于韩国总统李承晚破坏停战,扣留中朝战俘,并扬言“单干”“北进”,7月13日,志愿军20兵团发起金城战役,针对金城以南韩军四个师发起大规模作战。战役开始后,志愿军迅猛攻击,14日由203师的一个排由排长杨育才带领下全歼韩军首都师第一团团部,即著名的奇袭白虎团。在金城战役进行的过程中,停战谈判正在进行。志愿军取得胜利后坚守阵地,一直到7月27日停战协定签订,取得了战役的胜利。

8.停战协定和未结束的朝鲜战争

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正式在板门店签订。以双方接触区域为军事分界线,向南北各划出两千米作为非军事区,并成立停火委员会。朝鲜战场的大规模作战终于停止。但是,停战协定并非和平协定,朝鲜战争一直没有签订和平协议,也就是一直没有结束。1953年到1958年,中国人民志愿军继续驻扎在朝鲜,分批撤回国内。1958年,时任志愿军司令员的杨勇上将率领最后一批志愿军撤回国内,标志着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的结束(不是朝鲜战争的结束)。虽然抗美援朝战争结束了,志愿军大部队撤回国内,但是在朝鲜的停战委员会中一直留有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代表,始终有解放军军官佩戴没有八一字样的志愿军帽徽在朝鲜。1994年,中国退出停战委员会,中国人民志愿军最后在朝鲜的代表也正式回国,中国人民志愿军这一称呼也终于结束了其历史使命。

目前的朝鲜半岛依旧在对峙当中,在这场尚未结束的朝鲜战争是否还会继续爆发大规模作战,还要继续等待。

结果、影响及评价

抗美援朝战争是新中国建立后对外进行的第一次大规模全面战争。中国在朝鲜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包括毛泽东主席的儿子毛岸英在内的十几万志愿军阵亡并安葬在朝鲜。由于朝鲜战场的牵制,也使得中国错过了解放台湾统一全国的最佳时机。但是经过抗美援朝战争,中国保持住了一个在政治形态上相同的东北边境盟友,和敌对的美国军队势力建立了缓冲区,保障了边境安全。而且通过抗美援朝战争,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大大提升。同时,苏联也开始了对中国的全面工业援助。抗美援朝战争是得还是失,一直在争议之中。但是笔者认为,这样一场战争对于刚刚成立的新中国是十分必要的。如果没有抗美援朝,我们今天的东亚格局也许会更加不利于中国,美国在东亚的包围将会更完全。

暂无回复

添加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