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济摄影工作室年度明信片《一只叫做娜塔莎的喵》已经发布,点购买。欢迎扫码关注微信公号。
2016
03.27

本文首发于观察者网,转载请注明:http://www.guancha.cn/LinKeJi/2016_03_27_355170_s.shtml

近日韩剧《太阳的后裔》引发关于韩军的讨论在互联网上持续升温。笔者在《从<太阳的后裔>管窥当代韩国军队》一文中,曾提到了主人公柳时镇所在的韩国陆军第707特殊任务大队(即第707特种作战营),绰号“白虎”。

于是有人惊奇地发现,“白虎”,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对中国人来说,名为“白虎”的韩军部队当然耳熟——那不就是“白虎团”么?抗美援朝战争末期的金城战役中,志愿军第68军203师第609团副排长杨育才率小分队一路穿插,成功实施“斩首”,一举将该团团部摧毁,同时配合主力部队全歼了该团。这就是著名的“奇袭白虎团”。
这个被志愿军全歼的“白虎”是不是宋仲基“欧巴”的部队呢?当然不是,此“白虎”非彼“白虎”。被志愿军全歼的是个团,宋仲基的第707特殊任务大队是个营,部队的性质也不一样,显然不是一支部队。怎么两支部队同一个绰号呢?

“白虎团”其实应该叫“飞虎团”

韩国陆军效仿旧日本陆军建军,将军师旅团营连排叫做军团、师团、旅团、联队、大队、中队和小队。而韩国陆军的每一个建制部队一般都有一个听上去比较好听的“绰号”。在金城战役中,被志愿军全歼的这个团,是韩国陆军首都师第1团,按照韩国陆军的叫法,其标准番号是“首都师团步兵第1联队”。

但是这个联队的绰号到底是什么呢?我们听了多年的“奇袭白虎团”的故事,自然而然认为绰号应该是“白虎”。其实不然,我们看见的联队旗以及被志愿军缴获的那面李承晚授予该联队的优胜虎头旗上的老虎,并不是该联队的标志,而是首都师团的标志。首都师团的绰号叫做“猛虎”(맹호),也就可以称之为“猛虎部队”“猛虎师团”。而步兵第1联队的绰号是“飞虎”(비호),也就是说,我们常说的“白虎团”,其实应该是“飞虎联队”或“飞虎团”。

继续阅读全文 >>

2016
03.18

本文以《<太阳的后裔>:透过韩剧看韩军》发表于今日的《中国国防报·军事特刊》,解放军报融媒体、解放军报记者部微信公众号推送。发表时改动较多,原文如下。转载请注明来源。

最近由宋仲基和宋慧乔主演的韩剧《太阳的后裔》正在热播,号称是中韩完全同步上映的该剧一时间吸引了大量粉丝的目光,上映六集就刷新了去年《来自星星的你》的收视率。剧中高颜值的男女主角之间的爱情故事吊足了粉丝们的胃口,男一号宋仲基一身军装也让无数女粉丝为之倾倒。由于该片以军人为主人公,剧中的军事相关内容也引起了许多不爱好韩剧的军事迷的注意。而片中潇洒帅气的韩国军人形象也随着该剧的走红而展示着亚洲粉丝面前。

其实对于中国人来说,韩国军人并不陌生。早在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国军队就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屡次击败韩国军队,这支以“李承晚伪军”为名被国人熟知的军队,在国人心中一直是一副软柿子的样子,与韩剧中的精锐潇洒出入较多。从这部《太阳的后裔》中,我们可以对当代韩国军队管窥一二。

继续阅读全文 >>

2016
03.09

今天李世石九段迎战人工智能AlphaGo,结果李世石输了。

第一反应是想起了当年“深蓝”下国际象棋击败卡斯帕罗夫的旧事。这件事情是哪一年忘了,反正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就看过这个新闻。后来阅读科幻甚多,关于人工智能与人类的博弈这个话题也看过不少。围棋比国际象棋难得多,人工智能若能在围棋上击败人类,说明其智能前进了一大步。不过也有戏言,说假如这个AlphaGo赢了李世石,没准“它”已经成为了“他”或“她”了,理论上也许通过图灵测试了;但是假如输给了李世石,会不会是人工智能故意韬光养晦输掉的呢?细思恐极。

不过看着围棋这个东西,不禁让我想起我其实曾经投身围棋之中。

继续阅读全文 >>

2016
03.09

本文以《新531湘潭舰的前世今生》发表于2016年3月4日《中国国防报·军事特刊》,中国军网转发,发表时有删节。

新531湘潭舰的入列仪式

据中国海军网消息,2月24日上午,一艘新型导弹护卫舰的入列命名授旗仪式在舟山军港举行。这艘新入列的导弹护卫舰舷号为531,舰名为湘潭舰。舷号为531的湘潭舰是我国自主研发的054A型导弹护卫舰的第22艘,自2006年该型舰首舰下水以来,已经走过了十个春秋,以“下饺子”的速度,成为了中国海军新一代主力作战舰型。

继续阅读全文 >>

2016
03.05

惊蛰不见虫

今天,惊蛰。又到了要拍摄节气图的日子,可是各种寻觅,院子里也找不到一只虫子……

寻寻觅觅半天,见天上掠过一鸟,归巢,遂迅速拍摄之,就当是今日之摄吧。

最近事情甚多,决意在春分之前,写完号角那边的催稿。

2016
02.19

今日雨水

今天,雨水。不过我回家过十五了,娜塔莎不在身边,所以没法拍娜塔莎的雨水照片了。

哎,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与娜塔莎一起过的日子越来越少了呢。

2016
02.13

昨天用微信公号发红包,令我很不爽。

今年1月我开了个微信公众号,二维码在右边栏,发点小原创的东西啥的。粉丝数量不多,大部分粉丝都是好友,也有一些陌生人,但是能猜出来源。过年这几天,有朋友跟我说,你公众号发点福利啊!

我想了想,那就是要红包咯。红包么,微信号没法直接发,那就用支付宝口令吧!

于是我从正月初三开始,每天晚上推送一条图文,把支付宝红包口令发出去。当然我是个穷鬼,就发10块钱10个包吧,图个乐么。

第一天,也就是正月初三,发出去,居然只有7个人抢,其中有一个人我不认识,其他几个,虽然有不是好友的,但是我看出来是某几个哥们的媳妇。

第二天,正月初四,我只发了五个包,很快抢走了,也是只有一个人不认识。晚上和一个朋友聊天,这位朋友说你这里有红包啊,那我要帮你宣传一下。然后这位朋友就把我微信公号的二维码发到朋友圈里了。这位朋友是我的校友,然后很快多了三四个粉丝,也是校友。

第三天,正月初五,也就是昨天。发了包,42秒抢完。我一看,吓了一跳。

继续阅读全文 >>

2016
02.09

人所周知,郑伯克段于鄢,骄纵之,忍隐不发,待其轻慢,众人皆怒,一举下之。此之谓,郑寤生假痴不癫,成就一番佳话。

然而如今某地之乱,不知有无郑寤生之棋局?

叹之,叹之。

继续阅读全文 >>

2016
02.06

 

本文作于2016年2月2日。发表于2016年2月5日《中国国防报·军事特刊》,2016年2月5日军报记者微信推送,2016年2月6日军报记者微博转发。发表时有删节改动。转载请注明出处。

军人在作战时随身穿着或佩戴,用于携带武器、弹药及其他必需品的专用装具就是单兵携行具。如果要想打扮成一名战场上的士兵,仅仅穿上军装拿起武器是不够的,那只不过是“徒有其表”,只有穿戴上了专门的单兵携行具,才能算得上是真正像一名士兵。战场上,一名士兵携带的武器弹药和其他必需品数量种类较多,要达到方便随时取用、便于携带、不影响正常的战术动作的总要求,就需要可靠好用的专门单兵携行具。看上去这个要求很简单,其实想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自从战争产生以来,直到20世纪起,才诞生了真正意义上的单兵携行具。

单件分挂——早期单兵携行具

其实自古以来,本没有专门的单兵携行具这一概念。自从进入热兵器时代以来,士兵在战场最早携带装具的方式就是单件分挂式。单件分挂,就是单具单用,多具披挂。对于一名步兵来说,既然要携带步枪,那就要携带配套的弹夹,就需要弹夹袋;需要投掷手榴弹,就要携带手榴弹袋;需要用望远镜观察,那就要携带望远镜盒;需要喝水,那就需要水壶;需要野营住宿,那就需要携带被褥帐篷……每一样东西都是单独的,需要一件一件挂在身上。这就是最典型的传统单件分挂式携行。一般来说,单兵携行的物品可以分为战斗装备和生活保障装备两大类。通俗一点,就是身上挂的枪支弹药和背上背的被褥卧具。例如二战时期的苏联红军士兵步枪手,携带步枪外,身上就是斜跨子弹带、水壶和硕大的干粮袋或储物袋,军官则是外腰带、手枪及弹匣和地图文件包。如果要考虑露营的问题,那么每个人背上就会背上打成背包的被褥。

抗战时期中国军队装具,左为步枪手,中为军官,右为毛瑟手枪队员。

继续阅读全文 >>

2016
02.04

今日立春,春节马上到了。

每年春节前总结一下自己似乎成了惯例。今年的春节前,我依然一个人孑然在外漂泊。习惯了漂泊,习惯了一个人,虽然如今身边有了一只名叫娜塔莎的喵,但是我仍然是一个人。

继续阅读全文 >>